因为不想林筱芬担心,安然借口说自己这两天感冒,并没有去医院,要在家里休息两天,而实际上是跟着苏奕丞回了军区大院,因为碍于这次的事情现在风头还劲,每天小区里总有大批的记者等下门口,家里的电话也总是这才挂掉又马上响起,所以苏奕丞才想着带着安然直接回了大院,起码这里能清静,安心休养。

    对于这次的事苏爸爸并没有多说,只是将苏奕丞叫到书房里,两父子在书房里整整谈了两个多小时。再出来的时候安然问他,苏奕丞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

    虽然手受伤了,但是苏奕丞在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还是照常去了上班。而安然则留在了大院里,听着耳边传来阵阵训练的口号,安然觉得格外的宁静。

    吃过晚饭安然陪着秦芸坐在客厅里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好一会儿,秦芸看着安然有些斟酌的开口,问道:“安然啊,阿丞跟你说过他和凌苒的事吗?”

    最近事太多,而且闹得沸沸扬扬的,她可是真的怕这些无聊的事而让这丫头心里有什么不痛快,要是为了凌苒而影响了他们两夫妻间的感情,那就真的是太没有必要了,虽然看得出她和阿丞两人的关系还是如同往常一样,但是这一天下来,儿子没在,她多少看着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

    唉!——在心里无声的轻叹,为人父母就是这样,总是要担心这担心哪,原以为一个奕娇够让她操心够她烦了,以为阿丞这个儿子够成熟稳重不用她多过问半句,可哪里知道最近竟然接二连三得出了这么多事,不过要说安然心里有芥蒂有不满,那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可别因为这个而影响了他们夫妻之间接下来的感情才好。

    安然微微有些一愣,看着秦芸点点头,说道:“奕丞跟我说过。”她很感激他的坦白,现在想来也许就是因为他当初的坦白所以才把两人原本有些别扭的关系来的更近些的。

    闻言,秦芸这才放心下来,点点头说道:“那就好,那就好。”这些事隐瞒不如坦白说,看着她,秦芸又问道:“安然,我看你最近都闷闷不乐的,是不是对凌苒的事心里有什么不舒服啊,要是有,你就说出来,别憋在心里难受,我也知道遇上这些事是要介意难受的。”

    安然疑惑,完全不能理解秦芸这话的意思,忙摇头说道:“妈,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没有介意凌苒的事。”凌苒和苏奕丞之间的事苏奕丞没有保留的全都告诉她了,缘由她也都清楚明白,再说这两次的事也都是凌苒自己蓄意而为的,怪不到苏奕丞身上。

    “那我看你整你闷闷的。”秦芸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又想到什么,看着她有些紧张的问道:“安然,你是不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啊?”

    “没有啦”安然摇摇头,看着她有些担心的说道:“我只是担心,我只是担心我妈妈的身体状况。”妈妈的眼睛现在可以说是全都看不见了,眼下必须赶紧手术,要是过了手术的最佳时间怕只怕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秦芸这才反应过来,这几天她先是被奕娇那丫头给搅乱了头脑,她都不知道那丫头什么时候跟叶家小子给好上的,叶家小子竟然跑来跟她提亲说要跟奕娇结婚!她都还没来得及理顺他们两人这样不清不楚的事情,这又出了凌苒的事,一时都给忘了林筱芬因为脑内肿瘤的关系现在还在医院里,不过这样一想来安然这样闷闷不乐就能说得通了,最近事情多,还要担心自己的母亲的病情,换谁摊上都得心烦。

    “亲家母怎么样啊,身子好些了吗,瞧我最近给乱的,也没抽出时间去医院看看。”秦芸有些自责的说道。

    安然摇摇头,“因为肿瘤位置发生的移动,现在是整个压制到了视神经,几乎连人站在她面前都快看不到了,必须抓紧时间手术。”

    秦芸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是发自内心的担心,她知道这手术的风险有多大,而且比较林筱芬的年纪也不小了,怕只怕这手术期间要是出了点什么事,那真的是不敢想。

    轻叹了声,伸手拉过安然的手轻轻的放在手中拍着,看着她宽慰着说道:“会没事的,放心吧。”这样的情况似乎能说的也就这些了。

    安然强颜欢笑的朝她点点头,“嗯,我没事,妈别担心我。”

    “在聊什么呢?”苏奕丞一手提着公文包从院子里进来,另一手还被白色的纱布紧紧的裹着,因为手上的伤比较深,所以这几天上下班开车的是全都由郑秘书代劳的。

    见他回来,还没等秦芸这个做母亲的开口,一旁坐着的安然已经开口问道:“吃过了吗,阿姨今天做了你爱吃的油焖茄子,我去热一热给你。”

    坐在一旁的秦芸笑着站起身来,说道:“安然你挺着大肚子不许做这些,我去把菜给热热。”说着也不等安然回答,直接就朝厨房走去。

    苏奕丞先进房把公文包放下,另外换了身上那穿了一天的衣服,换好衣服冲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安然正站在窗口打电话,听语气应该是林筱芬打过来的。

    “我没事,已经好多了,你别担心我,你自己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安然拿着电话对着电话那边的林筱芬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苏奕丞无声的上前,从后面直接将她拥进怀里,手环抱住她的肚子,将她整个人包围在自己的怀抱里。

    “好了,妈,我明天过去看你,嗯,我知道,没多严重,您就别担心了。”安然挂了电话,轻叹了一声,有些无奈的转过头,看着苏奕丞有些泄气的说道:“妈妈知道那天的事了。”因为知道她是林筱芬的女儿,而见她这两天没过去,那护士小姐送药的时候正好遇到张嫂在洗手间里,因为见林筱芬身边没一个人,于是就随口问安然的情况,然后就说起了那天下午的事,而林筱芬也终于在事情发生后第三天才知道原来那天楼下的吵闹差点让她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所以这护士一走,张嫂一回来,便要给安然来电话。

    苏奕丞拥着她,亲吻她的发心,只说道:“没事,我明天陪你去医院。”

    安然点点头,靠在他的怀里。

    “我回来的时候去过医院。”苏奕丞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

    闻言,安然有些激动的转过头,问道:“见到妈妈了吗?”

    苏奕丞摇摇头,“我去见了张医生,了解了下情况。”

    “张医生怎么说?”安然问,抓着他的手整个人的情绪有些紧张。

    苏奕丞拍拍她的说,示意她不要这么紧张激动。“张医生说妈的态度是想不出国,留在国内手术。”

    “为什么!”安然不解,明明已经联系好了美国那边的医院和医生,而且那边的医疗水平也相对要比国内高许多。

    苏奕丞轻叹了声,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其实你也该知道,有时候人老了就是这样的,即使表面上看上去再乐观坚强,她的内心也一点是脆弱的,对于有些事他们总是要做最坏的打算,而以张医生的感觉来说,他是觉得妈妈她担心手术的风险。”

    “那不是更改去美国吗!”那边的设备和水平同比国内是要高出不仅仅是一点点的,要是担心手术的风险的话那相比较的话一定是选美国才是啊!

    苏奕丞解释道:“安然,有时候人的年纪大了,顾虑就多了,有些人原本远在千里外的,岁数大了也就都选择回来了,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他们的根在这里,落叶总要归根。妈妈她自己也清楚这手术存在多大的风险,她不是担心说手术要是发生意外会怎么样,而是担心要是手术真的发生了意外,而她却远在千里之外。”

    “不会有意外!”安然看着他,坚定的说道,“不可以有意外!”说着,那眼眶突地一下就红了,然后那水汽一下就染上了眼眸,将她的双眼整个模糊,看不清楚。

    苏奕丞伸手将她拥进怀里,手不停的来回在抚着她的长发,边在她耳边安慰着说道:“好好好,不会有意外,一定不会有意外的。”

    靠在他的怀里,安然不住的点头,眼眶中的水汽突然幻化成泪,然后一颗一颗的床她的脸上滚落,那泪落到苏奕丞的肩膀,灼伤了苏奕丞的肌肤。

    就这样靠在他的怀里好一会儿,安然这才缓缓的从她怀里退出,看着他坚定且认真的说道:“奕丞,我想陪妈妈去美国。”她想陪在母亲身边,在她推进去做手术的时候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告诉她自己永远会站在外面等她,告诉她她肚子里的宝宝还等着她来疼爱。

    苏奕丞看得出她眼里的坚决,也理解她现在的心情,只点点头,说道:“好。”

    ------题外话------

    抱歉又更晚了,最近莫工作和生活都出了点问题,所以很多次总是不能保证如时更新,在这里向大家真诚的道歉,另外文文进入尾声,这一章之后明天开始莫已经正式同编辑请假开始码最后的结局,请假的时间是一个星期,这段时间莫会尽力码最后的大结局,然后一次性发上来,预计会在11月4号将大结局发上来,所以大家这段时间内就不必每天守候了,到时候记得回来看就好哈,o(n_n)o,另外关于月票的话,能不能让莫最后厚颜无耻的求一下,冲一下这个月的月票榜呢,o(n_n)o哈哈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莫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萦并收藏 先婚厚爱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