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见了!”

    “调查了附近的监控, 只看得到林春菊扶着太太离开,上了一辆车, 之后那辆车东拐西拐的, 走了很多没有摄像头监控的小道, 之后这辆车到底去了哪里,就监控不到了。”

    慕容云博知道闻音从家里离开只会去两个地方,一个是他给林春菊买的那套房子, 还有就是她唯一的朋友姜晓那儿,之前看到短讯, 又联系不上闻音, 慕容云博就担心此时闻音出事了。

    果然, 在他赶到林家的时候, 早已人去楼空,只有房间内那个属于闻音的包证明了她曾经在这里出现过的事实。

    “找, 赶紧给我找!”

    慕容云博十分烦躁,林春菊显然和他隐瞒了许多事,如果真的如同网上爆料的那般, 这件事,显然是慕容家兜不住的, 闹的不好, 连带着慕容家的股价都会因为这件事来上一场大波动。

    现在林春菊带着闻音离开, 或许就是为了借由闻音,威胁他吧。

    一边是公司,一边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慕容云博头一次尝到了无力的滋味。

    “是的,总裁。”

    看到慕容云博的暴怒,底下的人赶紧四散着去调查一些可用的消息。

    “需不需要报警?”其中一个下属小声问道。

    “报警,等等,先别报警。”

    慕容云博知道,此时报警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只有公布了林春菊绑架闻音,想要借此威胁慕容集团的行为,才能够撇清慕容集团和那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可要是报了警,按照现在记者对闻音的关注,这件事绝对是瞒不下去的,到时候林春菊知道他报了警,是不是就会带着闻音躲起来,藏上一辈子呢?

    慕容云博暂时还没想到林春菊居然丧心病狂的能够杀女,但即便只是那样的猜测,都足够让他心痛不已。

    只有在这个快要失去她的时候,慕容云博才知道她对自己的重要性。

    “我真的是个混球!”

    慕容云博重重的给自己来了两拳头,之前他和外头那些女人卿卿我我,还总以应酬为由搪塞闻音,那时候,她该有多心痛,多难过啊,只要这一次能够顺利的将人救回来,慕容云博发誓,他的余生就只要闻音这一个女人。

    边上的下属们面面相觑,看着自家总裁又发病了,都不知道是不是该悄悄的离开,给总裁一个宽敞的发病空间。

    “你是?”

    这边文素正准备上班,就看到家里出现了一个和她打扮有几分相像的女人。

    “是晏总吩咐我过来的,今天还请夫人您安心呆在家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总裁会亲口告诉您的。”

    女人恭敬地朝文素说道,然后从她手中接过了她往日常开的法拉利的车钥匙,然后又从别墅离开,文素回过神来意识到,对方不仅长相和她有六七分相似,连带着今天穿着的衣服,以及妆容,都和她一模一样。

    当即,文素就拨通了晏褚的电话,向他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文素的心情有些复杂,即心疼电话那头的男人,又为这一次能够彻底将闻音从晏褚心头挪开而感到开心。

    挂断电话后,她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正好这几天,也当作放假,让自己好好松口气。

    另一边,代替文素出门的女人在开车来到文氏集团的地下车库时,就被一伙儿早就潜伏在那儿的人打晕,然后驮上了一旁的面包车,然后开车驶离。

    等监控室的人发现地下车库的某个摄像头出现故障来维修的时候,车库已经恢复了平静,也没有人知道就在不久前,这里发生了一起绑架案。

    而这一切,都在晏褚的计划之中。

    来到这具身体里后,他除了好奇闻音的身世外,还好奇前世害死了文素的绑架案,真的是慕容家的老两口一手策划的吗?

    即便那时候慕容集团被原身逼到了死角,晏褚依旧认为,那样不理智的行为,不像是那两个老狐狸的鱼死网破。

    首先不提闻音肚子里怀着的,有一定可能是慕容家的骨肉,就说文素所代表的文氏吧,慕容集团惹上了原身这样一个麻烦,就足够头疼了,这个时候他们不想着联合文氏这个被原身丢足了脸面丢大集团,反而绑架人家的继承人,还害得文素一失两命,这得是多没脑子的人,才想得出来的事啊。

    那时候原身以为是慕容集团计划了一切,也是从绑匪的嘴中听说的,谁又能知道,绑匪有没有说谎呢。

    加上知道了林春菊对原身的憎恨,晏褚有些怀疑,当初的绑架案,是不是对方策划的,为的就是让原身后悔余生。

    现在看来,他的猜测,又没有错。

    当初绑架晏褚事败,张天狗跟着手下一群人,都因此丧命,可是在此之前,他们还有不少朋友。

    晏褚之前的猜测没错,他们确实是一群流窜作案的绑架团伙,这个团队里的人,来来去去,加起来有十几二十个,其中一些即时收手,拿着赚来的钱,回家娶妻生子去了,还有些贪心的,如同张天狗等人,想要赚一笔大的,在失手后连命都丢了。

    这一次,林春菊曾经的案子都被挖出来了,她知道按照现在的科技水平和刑侦能力,从那几桩陈年旧案中找到她犯罪的证据,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恐怕过不了多久,她就得被抓进去,按照她的罪行,恐怕也只有吃枪子的份。

    可是林春菊不甘心,她还没有给张天狗报仇。

    因此她联系上了当年那些收手不干的老朋友,以这个把柄为威胁,要求他们帮她绑架文素,事成之后,她不仅会将自己手头的两百多万分给他们,还会一力承担当初的所有案子,绝对不会攀扯他们。

    原本林春菊是想直接绑架晏褚的,只可惜对方因为最近有太多狗仔偷拍的缘故,找了一队保镖,他们这些人,压根就没有靠近他的机会,退而求其次,林春菊只能绑架文素,连带着自己的女儿。

    她想着,这两个一个是晏褚的旧爱,一个是他的妻子,总能诱使她上门吧。

    到时候,即便杀不了他,她也能杀了文素,让文氏和晏氏狗咬狗,让他痛苦一辈子。

    “妈,你干嘛绑着我啊妈!”

    闻音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被麻绳牢牢捆着,而这间破旧的厂房里的不远处坐着的,正是她的母亲。

    她要是没记错的话,此时她应该在家里好好睡觉才对啊。

    “啪——”

    看到女儿醒了,林春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前,狠狠给她来了一巴掌。

    “别叫我妈,你害死了你爸,我没你这样吃里扒外的女儿!”似乎是觉得一巴掌不够解气,林春菊恶狠狠地,又往闻音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现在的她已经无所顾忌了,换句话说,她已经疯了。

    早年的事被扒皮,出去就是一个死,她怎么着,都得找一些垫背的。

    “事情我们都替你做了,人给你放这儿了,以后咱们也别联系了。”

    这些男人在和张天狗拆伙后,回到各自的家乡,都有不错的发展,甚至有一些,在当地还是颇有名气的个体户小老板,慈善家,现在因为林春菊的缘故,陈年旧案都被翻出来了,影响的就是他们的人生。

    这些人也不稀罕分那两百万了,只求林春菊要死自己去死,别拖他们下水。

    “你们走吧。”

    林春菊现在也用不到他们了,看着那个被捆住,蜷缩在一旁还昏迷着的“文素”,对着那些人摆了摆手,那些人也没有停留,一个个迈着快步从厂房出去。

    只是林春菊并不知道,这些人从厂房出去没多久,就被接到消息,埋伏在四周的警察控制住了。

    “妈!”

    闻音真的没想过,一夜之间,她妈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她看她的眼神里再也没有了温度,反而冰冷刺骨。

    感受着脸颊的刺痛,闻音恍惚间想到,似乎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妈就是这样不喜她的,因为她是个女儿。

    只是后来只剩她们母女相依为命了,她妈才对她渐渐好了起来,曾经的那些不愉快,闻音都快忘光了,她差点就以为,自己从小就是妈妈的心头肉,她最重要的宝贝了。

    “不该是这样的。”

    闻音紧紧闭上眼,任由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她的人生,不该是这样的。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闻音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起先是晏褚和文素那个向来眼高于顶的女人结婚,从此和她疏远,接着就是晏褚开始着手调查曾经的绑架案,牵扯出她和她妈的身份,再然后,网友开始攻讦她们母女……

    闻音的思绪很乱,她不知道过了一个晚上,她妈就态度大变的原因,只是梳理着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信息,然后将一切,都怪罪到了一个人身上,那就是此时和她一样被绑架的“文素”。

    要不是因为晏褚和她结婚,现如今晏褚就该依旧喜欢着她,而晏褚深爱她,就不会调查曾经的那件事,也不会牵扯出她和她妈。

    现在,她还是养尊处优的慕容夫人,她妈依旧还是那个疼爱她的好母亲。

    她的人生,就是被文素那个女人搅得一团乱,她该死!

    “闻音和文素都在我手上,要想这两个人好好的,你就来……”

    林春菊也没打算在晏褚来之前,就将两个人打坏了,她拿出闻音的手机,用她的面容解锁,然后顺利地翻到晏褚的号码,拨通对方的电话。

    只是第一个电话打过去,显示电话正在通话中,第二个电话打过去,同样如此,林春菊怀疑是不是闻音的号码,已经上了晏褚手机的黑名单。

    见状她只能从“文素”身上搜出她的手机,然后拨通晏褚的号码,这一次,电话顺利地被接了起来。

    林春菊恨铁不成钢地看了闻音一眼,然后走远了些,和晏褚说道。

    “你没事吧?”

    在林春菊走远后,“文素”缓缓睁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朝闻音挪去,两人私底下的交流并不多,闻音也没有察觉到身边人并不是真正的文素。

    “你别出声,我帮你把绳子解开。”

    “文素”靠近闻音,然后趁着林春菊的视线并没有看向她们,背对着背,费劲地帮闻音解着她后面的绳结。

    原本憎恶着文素的闻音见状,眼神闪烁,没有唾骂出声。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但是林春菊的电话很快就结束了,俩人的小动作,也被她看在了眼里,一个疾步上前,将“文素”踹到一旁。

    而此时的“文素”可不是原来那个文素,她敏锐地随着林春菊的动作倒向一旁,脸上顺势露出痛苦的表情,好像真的被她踹伤了一样,实际上,此时的她并未受到多大伤害。

    “你们都等着吧,姓晏的马上就要来了,我倒要看看,你们俩个,他到底会救哪一个,嗬嗬——”

    林春菊有些神经质地看着闻音和文素,:“不过没关系,不论选择谁,姓晏的自己都得死。”

    “音音,你别怪妈狠心,你害死了你爸,你该给他偿命的,等到了地底下,我们一家三口,也就团圆了。”

    闻音听了林春菊有些疯癫的话,直接吓得灵魂出窍,她看得明白,她妈是认真的。

    “妈,你别吓我,我是你女儿啊,而且爸就我一个闺女,我要是死了,以后生辰死忌,谁给他烧纸啊,还有,还有……”

    闻音眼神慌乱,视线看向文素时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你看刚刚你用我手机给晏褚打电话都打不通了,说明现在在那个男人的心中,我已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但文素不一样,她是晏褚的妻子,对他来说,文素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现在闻音就只想将她妈的矛头转到文素身上,一边想方设法唤起她妈为数不多的慈母心肠,一边被束缚在背后的两只手也没闲着,悄悄解着被“文素”已经解开大半的绳结。

    后者暂且不提,前者,真的说到了林春菊的心坎里,也是她最为纠结的一点。

    林春菊是个思想迂腐且迷信的女人,她知道她和张天狗做的那些事,足够他们下十八层地狱了,可是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烧了足够的纸钱买通地底下的判官,照样也能有好日子过,因此每逢张天狗的生辰死忌,以及清明重阳等日子,她都会给张天狗烧纸钱,现在她要是死了,闻音也死了,谁给他们烧纸啊。

    还有,闻音还没生过孩子,她死了,天狗的香火,也就断了。

    林春菊眼神森森地看向了闻音,琢磨着,要不要放这个女儿一马。

    看到林春菊眼底的纠结,闻音稍稍舒了一口气,这时候,背后的绳结也已经被她解开,只是闻音还装作被捆着一样,纹丝不动。

    “好,我可以放了你,但是你要记得,你爸的香火供祀不能断,不然,小时候你配合我们一块哄拐孩子的事,可就藏不住了,我给一个你不认识的朋友去了信,但凡以后你有丁点做的不好,我给她的那封信件,就会大白于天下。”林春菊最终还是被说服了,决定放这个女儿一马。

    “那时候我也只是个孩子。”

    听她妈说起陈年旧事,闻音有些害怕,也有些羞恼。

    没错,当初有一部分孩子事听哄来的,可那时候她也是个孩子啊,她什么都不懂,只是照父母的教导罢了。

    “呵!”林春菊讽刺地笑了笑,她这个女儿就是这点厉害,总是能够理直气壮地,将所有的罪过,都推到别人身上,反正她永远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小时候,还能用她确实不知情解释,可是后来,她再长大点,总该知道当初的自己做了些什么吧,林春菊的心那样硬,有时候还会做噩梦呢,可她这个女儿就不会,跟个没事人一样,甚至还能坦坦荡荡的,接受曾经的受害者的好。

    这一点,林春菊自愧不如,怪不得这个女儿能嫁到慕容家,她的心,冷着呢。

    “这人,也快到了。”

    林春菊呢喃了一句,想要去仓库铁门的破洞瞅一眼,这时候,闻音的眼睛已经盯上了一旁放着的匕首上,看着林春菊的背影,她咬了咬牙,直接跃起,拿上匕首,一个冲刺,将匕首扎进了林春菊的心脏。

    “是你逼我的!”

    闻音一边哭泣,一边狠狠地将匕首拔出,再一次扎了进去。

    她那么爱她,那么尊敬她,为什么她反过来还想要伤害她,甚至用曾经的那些事威胁她呢?

    只要对方活着,闻音现在的生活就有可能分崩离析,她很爱很爱慕容,她不想失去慕容,因此闻音只能选择,杀死这个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你——”

    林春菊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这个女儿手上。

    “咕噜咕噜——”

    嘴巴里涌出一堆的鲜血,林春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闻音,死不瞑目。

    她还没给她男人报仇,她不甘心啊!

    “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林春菊断了气,闻音就跟受到惊吓的猫咪一样,甩开手上的匕首,然后跑得远远的,将脑袋埋在膝盖上,没有了支撑,林春菊轰然倒下。

    “我不是故意的,你为什么要逼我呢……”

    闻音喃喃着说道,她真的好痛苦啊。

    可是她心里明白,现在远不是痛苦的时候,可能过不了多久,晏褚就要来了,如果他报警的话,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群警察,她必须处理好现场,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是她杀了她的母亲。

    闻音的眼神直勾勾的,如同鬼魅一样盯上了一旁默不作声的“文素”,然后缓缓起身,将匕首从林春菊的背上拔了出来,走到“文素”的身边,小心地用她身上的衣服,擦拭掉匕首上的指纹,然后趁她此时被捆束的状态,将匕首放在了她的手上,狠狠捏紧,匕首上,自然而言的,有了她的指纹,做完这件事,她再一次小心隔着衣服捏着手柄,将匕首插到了林春菊的尸体上。

    “那是我妈妈,我怎么会杀她呢,都怪你,是你害死她的。”

    似乎是想要催眠自己,闻音的嘴上喃喃自语着:“没人会相信你的,因为只有你,才有可能杀我的妈妈。”

    “诶呀,好像不太保险啊,因为就在刚刚,你听到了太多你不该听的话,要不要,我干脆杀了你吧,就说是你杀了我妈妈,还想要杀我,为了自保,我只能把你杀了!”

    闻音的眼神闪亮,只有死人是不会开口的,与其让文素活着说一些不该说的话,还不如直接把她也给杀了。

    一旦文素死了,晏褚是不是又会重新爱上她?

    这样一来,一切都和从前一样,她和慕容幸福的生活,而晏褚又对她求而不得,予取予求,一边增加慕容的危机感,一边又让上流社会的那些娇小姐们对她艳羡不已,想着曾经的美好生活,闻音一下子痴了。

    她嘿嘿笑着,踉跄着回到尸体边上,打算在晏褚等人来之前,将文素杀死。

    “我看你是彻头彻尾的疯了!”

    “文素”缓缓开口。

    “是啊,是你逼疯了我,是你,都是你啊!”

    噗嗤一声,匕首再一次从尸体上被拔出,只是这一次,还没等闻音将尖刀刺到文素身上,她就听到了一阵由远而近的声音。

    闻音一下子慌了,赶紧将匕首插了回去,然后疾步走到“文素”身后,解开她身上的绳结。

    等铁门被撞开的瞬间,闻音将捆着文素的绳子扔到一旁,然后倒下:“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妈妈!‘

    悲怆的声音,回想整个库房。

    一群警察冲了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尸体后,一部分人去将案发现场保护着,还有一部分人控制着闻音和“文素”,现在这两个,可都是嫌疑犯。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了我的妈妈!”

    闻音的悲痛不似作假,在警察带着俩人和尸体出去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得到风声的记者以及慕容云博都赶到了,担惊受怕整整一天的慕容云博看到闻音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总算松了一口气。

    “慕容!”

    看到慕容云博出现的瞬间,闻音泪流满面,仿佛有无尽的委屈想要向他倾诉,看到这样的闻音,慕容云博瞬间就心软了。

    “这是我慕容家的夫人,今天这件事,她也是受害者,既然她都说了,林春菊的死是因为晏夫人的缘故,那还请警官允许我带着内人回家休养。”

    慕容云博狂拽地冲着警察说道,眼神颇为傲慢地,示意身边的人推开那些恼人的记者,给他空出一条道来。

    “我没有,人不是我杀的。”

    “文素”的脸色有些苍白,从被解救后,第一次开口说话。

    “不是你杀的,难道还是我的夫人杀的不成?她们是亲母女!”慕容云博不满地开口:“文小姐,防卫过当不是什么重罪,你没必要将这个杀人罪推到内人的身上。”

    慕容云博感受到怀里的娇人儿身体的僵硬,只当她是受了大委屈了,再加上亲生母亲死在了自己面前,凶手却抵赖,还将这份罪推到她的身上,自然怜惜不已。

    “是不是说谎,看看监控就知道了!”

    一直没有出现的晏褚,这时候穿过人群进来,“说来也巧,这片废弃了二十多年的厂房在三个月前,就被晏氏收购了,原本是打算等这一片区域的收购完成,在对外公布这个消息的,却没有想到,因为晏氏的隐瞒,就让歹徒将这片她认为的无主之地当作了藏匿现场。

    ”这片原本废弃的厂房,在被收购下来后,每一间房子内都装了隐蔽的摄像头,原本是想着防止小偷偷铁皮之类的财务的,没想到误打误撞,居然能够被当成证据使用了,闻小姐说人是我的夫人杀的,内人又反驳了,既然这样,那就看录像吧,录像总不会骗人的。“

    晏褚对着慕容云博额首,表情毫不退让。

    录像!这下子,闻音的表情是真的惨白了,她怎么都没想过,那个破烂的不成样子的房间内,居然还有摄像头的存在。

    完了,这下全完了!

    闻音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事到如今,慕容云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因为录像的存在,闻音亲手弑母,以及在文素帮助了她,可她却在危急关头拉文素挡箭的事通通大白于天下,尤其这对母女对话中庞大的信息量,让外界对于闻音的感官,更加恶心厌恶。

    当天闻音昏了过去,被检查出怀有一个多月的身孕,这可惜因为情绪波动太大没有留住,上辈子那个孩子,没能再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上。

    曾经参与数桩绑架案的漏网之鱼通通被抓获,闻音因为当时年纪小,并没有被定罪,只是她杀害林春菊的事实成立,即便林春菊绑架她在先,依旧被判了十八年的□□。

    经此一事,慕容云博和闻音的婚姻是绝对没办法继续下去了,慕容集团可以有一个父母是罪犯的掌权人夫人,却不能有一个自己就是罪犯的掌权人夫人。

    而慕容云博本人,也不见得很好,因为他为闻音犯下的那些糊涂事,导致董事会对他的怨念很多,以及闻音做的那些事对慕容集团带来的恶劣影响,使得慕容集团业绩下滑,逐渐被其他兴起的集团追赶的现状,为了平息怨念,他从慕容集团总裁的位置上赶了下来。

    慕容云博那样高傲的人,怎会允许那样的失败,加上他一直不肯听从父母的劝说,和家世相当的女人联姻,后来在一次争吵中,他干脆离开慕容家,自立门户。

    只可惜,离开了慕容家的他,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惊才绝艳,加上男主光环的削弱,他开的那家小公司很不稳定,赚来的钱,远远不够他的日常开销。

    而另一边,因为对他这个儿子失望,慕容海和妻子去国外人工受精代孕了一个孩子,也就是慕容云博的弟弟,打算重新开始,培养一个优秀的接班人。

    慕容云博的日子庸庸碌碌,或许是因为男主一定要和女主在一块的缘故,闻音从监狱里出来后,两人居然又重新复合了,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甜蜜,加上闻音流产后没有养好身子就进了监狱,在监狱里,又着实吃了不少苦头,和慕容云博复合后,俩人一辈子,都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血脉。

    对于晏褚来说,这个时候的闻音,已经得到了她该得的教训,之后她的日子过的怎么样,就不是他在意的了。

    这个世界,他和文素很幸福,俩人生了一儿一女,晚年弥留的时候,夫妻俩就躺在摇椅上,手牵着手,看着院子顶上的星空,缓缓闭上了眼睛。

    “已集齐一百万积分,宿主可选择回到初始世界,或继续空间任务。”

    等下一秒睁开眼睛的时候,晏褚已经回到了系统空间内,007早就等在了停留空间中,和它并排站立在晏褚面前的,还有晏傲天以及橘有钱。

    俩宠一统的心情,都分外紧张,因为晏褚的选择,决定了他们之后能够相处的时间长短。

    尤其是007,如果晏褚选择了回归初始世界,这就是它和晏褚相处的最后一段时光。

    “我选择——”

    晏褚顿了顿,看着大伙儿期待的表情,缓缓吐出三个字:“留下来!”

    “嗷呜——”

    “嗷喵——”

    晏傲天和橘有钱直接扑到了晏褚的怀中,宿主选择留下,也就是说,它们还能陪伴着宿主,生生世世。

    “宿主选择继续任务,清理缓存,系统升级,连接主城——”

    007压抑着激动,开始进行下一级操作,随着它的话语声毕,原本的停留空间开始消散,晏褚、晏傲天以及橘有钱,也开始归于混沌。

    不知道过了多久,晏褚的意识,渐渐从沉睡中清醒。

    “叮——欢迎来到主城,系统007为您服务!”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矫情的话都有些说不出来了,大家,下本书再见,如果下本书不是你的菜,下下本,下下下本,我会一直写下去哒

章节目录

我是大反派[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打字机N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打字机N号并收藏 我是大反派[快穿]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