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家的老宅里, 慕容海将一叠报纸狠狠砸向自己的儿子。

    “老爷子,你可别动气了。”慕容老夫人顺了顺丈夫的背, 眼神转向儿子和一旁低着头默不作声的儿媳妇时, 也越发的冷厉了。

    “云博啊, 之前你说这件事你会处理好,我和你爸也顺着你的心思放任不管了,可是现在呢, 不仅是这个女人的爸妈有问题,连她也不见得是清白的。”

    慕容老夫人从一开始就不满意这个儿媳妇的人选, 要知道, 在儿子被鬼迷心窍喜欢上闻音之前, 可是有未婚妻的。

    那个女孩同样出自豪门, 人也乖巧懂事,论家世人品, 和她儿子再般配不过了,只可惜,儿大不由娘, 加上后来那姑娘确实也因为争风吃醋做了许多让人难以接受的事,被她家人远远送到国外去了, 慕容老夫人才勉强认下这个儿媳妇。

    结果呢, 闻音嫁到他们家那么多年, 没给她生个一儿半女也就算了,家世还那么不清白,简直丢尽了她慕容家的脸面。

    最近这段日子, 她都不敢出门去交际了,就怕遇到哪些个往日有龃龉的女人,拿这个话题来刺她的心。

    “爸妈,这件事里,闻音也是无辜的,再说了,晏褚不也帮她说话了吗,当初要是没有她心软放了他,或许他就没命了。”

    慕容云博也有些头疼,最近这些日子,公司的股东没少闹腾,虽说慕容家有慕容集团绝对的控股权,可真要强压其他股东的意见,也是不妥当的。

    他也就在闻音身上糊涂了一些,多数情况下,还是长脑子的。

    “呵,我看你是被这个女人哄的没了心智了。”

    慕容海狠狠瞪了眼儿媳妇,看到她瑟缩地躲到他儿子怀中,好像他这个公公怎么她了似的,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还好意思说晏褚替她说话,感激她救了他?我问问你,要不是她爸妈,人家会受那样的罪吗,归根结底,孽债就是她爸妈惹出来的,她放了晏褚,不能说她心好,只能说是赎罪。”

    慕容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是因为身体不好,才从慕容集团总裁的位置上退下来,让儿子接管这个诺大的集团的,但这不代表他就全面放权了。

    原本想着,他能够在大后方指挥儿子,顺带着把身体养好,要是能够在有生之年抱上孙子,还能够教教慕容家的第三代,结果呢,就因为娶了那么一个糟心的媳妇,身体没养好不说,反而因为受的气多了,越发的虚弱了。

    此时慕容海就觉得心脏有些抽痛,他顾不上教训儿子,赶紧先吃了颗药缓解缓解。

    “看把你爸气的,我是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给你灌了什么药了,你还觉得她是个好的?”对于慕容老夫人而言,这个陪她走过了大半辈子的丈夫,和儿子一样重要,现在看着丈夫气成这样,她心里能够好受?

    “我问问你,你到底是多厚的脸皮,多深的心计,才会在明明知道晏褚是你爹妈绑架的情况下,还在这么多年里,坦然地接受他对你救命恩人的定位?早些年,晏褚送你的东西你可没少收吧,这得是多不要脸啊!”

    慕容老夫人也是有涵养的,她说不出多恶心多骂人话,但她此刻的表情已经显露了她对闻音的极度厌恶。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闻音摇着头,眼角噙着泪,这些日子她消瘦了不少,原本合身的白色长裙,显得有些空荡,在被婆婆斥骂的时候就如同一朵背狂风暴雨打击的摇曳小花。

    她是真的觉得冤枉,她怎么回事婆婆口中那样的女人呢。

    “慕容,你是知道我的!”

    闻音凄怆地看向了一旁的丈夫,她想知道,在对方心中,自己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而另一边,慕容云博对于这件事,确实是心存芥蒂的,因为他也没法对闻音这些年的做法自圆其说。

    之前闻音不知道她爸妈绑架过晏褚的事,他还能说闻音事无辜的,她爸妈做的那些事,不该牵扯到她头上,甚至在此之前,他还向闻音确认过这件事,可是她对他说慌了。

    现在晏褚那边的表态证明了闻音从头到尾都是知道他曾被她父母绑架的这件事的,结果呢,在十几年后重逢的时候,她却能够和一个没事人一样,接受晏褚对她的感激和回报。

    慕容云博觉得,自己心目中那个纯洁可爱的姑娘,似乎一下子变得有些陌生。

    只是他毕竟还是爱着闻音的,那可是全天下和他最契合的女人,他只能在心里不断为她开脱。

    “这件事,你不方便再插手了,晏褚来者不善……”慕容云博的声音轻缓了些许,然后抬头看向了一旁的闻音:“你妈那儿,你暂时别管了,当初的那件事,总要有人顶上去的。”

    之前慕容云博还想过,看在闻音的面子上,帮李春菊一把,可现在晏褚那边较真了,并且董事会也不希望他为了这样一个人和晏氏对上,慕容云博思考再三,还是决定把林春菊给推出去。

    “慕容,那是我妈!”

    闻音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慕容云博,他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可是她妈啊,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我知道那是你妈,可是目前来说,这是对你,对我们最好的选择。”

    慕容云博习惯了说一不二,高高在上,他对闻音温柔,那是因为他喜欢这个女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会为了她低三下四。

    “你变了,你再也不是我爱的那个慕容了!”

    闻音捂着脸,痛苦地摇晃了一下身子,然后扭过头,就从客厅跑了出去。

    “你看看,你看看,她身上有点慕容家继承人夫人的样子吗?”

    慕容老夫人见状更加生气了,拍着桌子,指着闻音离开的背影对着一旁的儿子叮嘱道:“让她那发昏的脑子凉快凉快,我就纳闷了,你到底喜欢这个女人哪一点。”

    “算了,咱们这儿子,主意大着呢。”

    慕容海冷哼一声,让妻子搀着自己回了书房,他还得和公司的其他董事开会想想,怎么样才能够让慕容集团从这场舆论风波中全身而退。

    诺大的客厅一下子就只剩下慕容云博一人,他烦闷地抓了抓头发,干脆地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也朝门外走去。

    只是这一次他不是追着闻音去的,而是想要找几个好哥们儿,一块喝酒去去郁气。

    “妈——”

    闻音是哭着跑回娘家的,原本她从慕容家出来,就是想要慕容云博来追她,然后向她道歉,可她哪知道这百试不爽的招数,这一次就不灵验了。

    心中恐慌的闻音思来想去,只能来找自己的亲妈了。

    “你怎么不开灯啊?”

    闻音打开门进来的时候,家里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她妈就木木地坐在沙发上,家里的环紧阴森可怕,吓得闻音差点没敢往里走。

    “音音啊,妈头疼,见不得光。”

    林春菊看着那个进来的闺女,牙齿咬的咯咯响的,半响才回话道。

    她是真的爱自己的丈夫张天狗,对李春菊来说,那是这辈子唯一对她好的男人,不然她也不至于为了张天狗守了那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再婚。

    对于她而言,闻音这个女儿,并不是她喜欢企且期待的,因为一开始她想给张天狗生的,就是儿子,不然也不至于给这个闺女取婆婆的姓氏,之所以后来待这个闺女好,只是因为她是她男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骨血,要是闻音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她男人的香火就断了,以后清明重阳,又有谁能够给张天狗上祭呢。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护了那么多年的闺女,原来才是害死她丈夫的元凶。

    如果不是这个蠢货放跑了晏褚,她男人就不会被抓,他们可能已经拿到了晏家给的高额赔偿,从此收手过上了幸福宽裕的生活,她会给张天狗生一堆儿子,他们的儿子,现在也该给他们生一群孙子孙女儿了。

    林春菊魔障了,恨不得扇死面前的女儿。

    好在光线暗,闻音并没有看到她妈此时的表情。

    “妈,你不知道慕容有多过分。”看到亲妈,闻音就忍不住想要撒娇抱怨,只是话一出口,她就想到了刚刚慕容云博说的,要把她妈推出去顶罪,消除舆论影响的事,现在她还没有劝服慕容别那么做,将这件事告诉她妈,似乎只会徒增烦恼。

    “妈,今天的电视新闻你看了吗?”

    正愁着这件事,闻音忽然想到了,晏褚当着那么多记者的面说了曾经那件事,她妈该不会也知情了吧。

    在闻音的记忆里,她妈是最疼她的,在她看来,她爸已经死了,而且严格理论起来,害死她爸的是买通狱警和囚犯将她爸在监狱里杀害的晏家父母,和她又有什么关系,闻音觉得,即便她妈知道了,也不会怪她的,反而能够理解当时她的苦衷。

    她也没想过,她只是解开绳子,那个被她爸绑起来的孩子就跑了啊,当时她只是太紧张了,所以才没出生示警,再者,绑架这件事本来就是错的,她只是制止了他们再次犯下错误。

    心中想了一圈,闻音的心情就好了许多。

    “没看呢,这些日子,我哪敢看电视啊。”林春菊看着闺女紧张的表情,缓缓低下头。

    还不能弄死这个蠢货,她还得活着,生下带有她男人血脉的外孙外孙女才能死,还有那晏褚,他爸妈极有可能是害死她男人的凶手,他也给替他爸妈尝罪。

    林春菊觉得自己做人这辈子已经够了,等她替她男人报了仇,她就有脸去地下找他去了,下辈子,他们再做夫妻。

    闻音总觉得她妈今天怪怪的,可是想着慕容云博惹她生气还不向她道歉这件事,依旧决定这段时间就在家待着,看谁能熬得过谁。

    【那个林春菊,长得有些眼熟,我好像认识!】

    正当网络上因为晏褚的话讨论的热火如荼的时候,忽然几个类似的帖子,被顶了上来。

    【我记得大概是二十五年前吧,我们县里也有一户人家的孩子被绑架了,那是咱们县里的富户呢,就是奶奶带着孩子,跟人闲聊的时候,孙子就被人拐跑了,当时绑匪要了五十万,那在当时也是一笔巨款了,谁家孩子不是宝贝啊,那户人家在收到绑匪送来的孩子的小手指头后,当即就崩溃了,家里的现金通通取出来了,还和亲戚朋友借了一大笔钱,因为胆小,也不敢报警,就把钱给绑匪送过去了,谁知道钱是送去了,孩子一直没见回来,后来没办法,才报了警,等找到孩子的时候,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孩子的尸体都发臭了,这个案子在我们那儿就是悬案,至今没破,好好的一个家,就因为这件事散了,儿媳妇怪婆婆没看好孩子和丈夫离了婚,奶奶也恨自己没看好孩子,在儿子离婚第二天就喝农药自杀了,原本多厉害的一户人家啊,现在过的比一般人家还要差,之前我看到林春菊的脸就觉得似曾相识,现在想想,在那孩子被绑架的那段时间,我好像在咱们县看到过这个女人,只是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也不确定我的记忆有没有出错,但这也是个线索,希望警方能够好好查查】

    【我的情况和上面那个差不多,只是我要说的那个被绑架后撕票的孩子,是我的亲外甥,当初也是绑匪拿到钱后就撕票了,只是我那亲戚当时还怀着孕,总归还有一个孩子,这么多年也撑了下来,但是亲戚朋友都知道,最早被害死的那个老大,始终是爹妈心里的一个心结,没找到害死他的凶手,死都没法闭眼啊,林春菊这个绑架团伙也去过我们那儿,之前我翻曾经的旧照片,正好看到一张照片,那时候我小外甥还活着,林春菊就站在我们身后不远处,把照片放大,就能看清楚。哪有那么凑巧的事,他们这群绑架犯出现了,我外甥就被绑架了,我已经报警了,希望警察能够明查!】

    这个帖子底下还贴上了一张照片,里面的人脸都打上了马赛克,估计是不想现在平静的生活被打扰,但是后头的林春菊却没有这个待遇,一旁还有这张照片放大后的截图,里面那个年轻了二十多岁的女人,和林春菊长的,真的有六七分相像,即便那时候的画质很渣,也能够让人清晰的分辨出来。

    要说那些案子都过去二十多年了,那些人哪里会有这样好的记性,能够想起林春菊这么只是走在路上打了一个照面的陌生人,这里头,还有晏褚的功劳。

    有一点他一直都很好奇,那就是张天狗等人到底是怎么绑架的原身。

    说起来,原身家那时候也是小有底蕴了,想要绑架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没有经验的人,怎么可能聪明到事先找一个自己人来晏家应聘保姆,在晏家潜伏了小半年,彻底得到了晏家父母的信任,能够随意带着原身外出了再动手,怎么看,都像是前科累累,经验丰富的。

    因此晏褚彻底排查了林春菊张天狗等人早年的活动轨迹,将他们停留地发生的所有绑架拐卖案子集合,二十多年前的影像资料没有现在那么发达,他只能找几个对当时的案子有记忆的人给他们施加梦境,让他们在梦中“记起”当年发生的事,在醒来之后,理所当然的就当成是自己看到了林春菊的照片,忽然想起了当地绑架案发生的时候,李春菊等人曾经在那一片出现过,从而将那桩案子联想到他们身上。

    【卧槽,这些是真的吗,不是蹭热度吧,如果是真的,林贱人他们害死了多少人啊,当初那些因为几滴鳄鱼眼泪哭着闹着让晏总原谅的渣渣们,脸肿不肿,要不要替你们护着的恶人偿命啊】

    【细思极恐啊,这一伙人,到底害死了多少无辜的孩子啊,要不是在绑架晏褚的时候马失前蹄,还有多少孩子会被他们害死啊,沾了那么多人命,毁了那么多家庭,剥皮抽筋都那解民愤啊】

    【我是之前觉得如果张天狗等人的死是晏氏老总裁老总裁夫人下手有些不太好的人,我想为我所说的话抱歉,这样的人真的死了干净,不然就他们丧心病狂的模样,几年后出狱,还不知道会犯多少案子呢警方,希望能够彻查,林春菊这个漏网之鱼也别放过了】

    这几个帖子简直掀起了一股巨浪啊,尤其是当地有一些悬而未解的绑架案的,时间又能和张天狗他们落网之前对的上的,纷纷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这群人犯下的罪。

    而在张天狗等人落网后发生的一些绑架撕票悬案,也都被人怀疑和林春菊有关系,谁让她是那群人里唯一活着的呢。

    还有闻音,晏褚也就算了,当初那些被她爸妈杀死的孩子呢,她真的也不知情吗?

    群情激愤之下,慕容集团的官网直接就被攻陷了。

    慕容云博酒醉醒来,看到的就是一个个未接电话,他揉了揉额头,看清楚几十条短信讯息上的内容,当即就给闻音打了个电话。

    只是电话一直没人接,再打林春菊那儿的座机,同样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慕容云博直觉不对,穿上衣服就从酒店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那些嚷嚷着要叫霸总慕容云勃和慕容泰迪的是认真的吗,你们的霸总都要哭了,他只是精力旺盛了一些而已

章节目录

我是大反派[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打字机N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打字机N号并收藏 我是大反派[快穿]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