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来讲,罗海涛和孙友胜还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呢!

    听了孙友胜的话,罗海涛多少有点尴尬,笑道:“我哪敢瞧不起孙哥,我是尊敬孙哥,所以才不敢冒然打搅啊!”

    孙友胜哈哈一笑,心道罗海涛这两年长进不小,说话很有水准,说是尊敬才不敢打搅,这就叫做敬而远之,不是有意疏远,他道:“不至于吧,孙哥又不吃人!”

    罗海涛赶紧说道:“只要孙哥不嫌我烦,以后我常到你那里报到。”

    孙友胜笑着点头,道:“这才对嘛,好兄弟就是要多亲近才是!”

    曾毅这才把罗海涛郑重介绍了一下,然后大家纷纷入席,等坐定了,曾毅笑着问道:“刚才进来的时候,你们两位聊什么呢,有什么好事大家都分享分享!”

    顾迪嘿嘿一笑,道:“当然是聊你曾大局长的艳事啊!啧啧,大明星啊!”

    “听说菲菲的粉丝,都跑到中化市局门口找你决斗了?”孙友胜也是火上浇油,道:“曾老弟官当得好,这风流艳事同样也让我们羡慕不已啊!”

    曾毅哈哈一笑,摆手道:“你们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这一肚子苦水都还没地方倒呢!”说着,曾毅不着痕迹扫了董力阳一眼,发现董力阳神色如常,并没有什么情绪变动,曾毅便知道董力阳怕是已经跟那位菲菲彻底划清关系了。

    虽然说得爽快,但要说曾毅一点都不怪责董力阳,那也不真实,照片的事情是解释清楚了,可从顾迪和孙友胜的玩笑就能知道,曾毅的官声多少还是受了一点影响的,悠悠众口,岂是那么好堵的,人们都会选择姓地相信自己认为是真实的猜测。

    尤其是在这种绯闻事件上,从来就没有能够自证清白的先例,而利用绯闻事件打击对手的官声和形象,也是官场之上最常见的一种手段。

    几乎每一位官员落马之后,都会传出一大堆的风流艳事。艳事肯定不是官员落马的原因,但艳事却可以让公众觉得这位官员的人格人品是有问题的,其落马一点都不冤,能达到这个目的,足以了,至于艳事真的有无,根本无关紧要。

    照片事件,对曾毅还是造成了一些打击。

    罗海涛只管埋头夹菜,其他几人敢开曾毅的玩笑,他却不敢,他对于官场的一些事,是只知皮毛,对于东江的情况更是一头雾水,哪里敢冒然开口说话,多说多错,所以罗海涛干脆闭嘴当起了哑巴。

    “要说大明星,我前几天也见到了一位!”孙友胜脸上冒光,道:“就是那位刚刚在国内获得影后称号,又在国外领了个什么奖的那位,超级大美女!”

    顾迪往椅子里一靠,斜斜看着孙友胜,道:“孙大县长,得注意啊,搞不好明天你也要见报!”

    “咳!”孙友胜放下手里的筷子,笑道:“见报也肯定不是我,我是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在酒桌上见到那位大明星的,不过人家大美女是跟着古家老四来的,跟我孙友胜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顾迪笑吟吟抽出一支烟,拿着火机在手里转了好几圈,却没有打着的意思。

    曾毅也跟顾迪的表情差不多,这次的照片事件,摆明了就是古浪搞的鬼,孙友胜这时候突然提起古浪,肯定是别有用意。

    孙友胜感慨道:“一入仕途,身不由己,还是古老四自在啊!听说他这几年混得是真不错,不光是发了大财,还混进了国外的名流圈,认识不少国外的大导演、大制片,就是国外一些影视节的奖项评选,古老四也能掺上一脚。”

    说得这么明显,大家岂能不明白孙友胜的意思。这位超级美女大明星在国外领的那个奖,怕是古浪给赞助的吧!

    凭这一点看,古浪和那位超级美女明星的关系肯定浅不了,至少跟董力阳和菲菲的关系一样!

    发觉大家都看着自己,董力阳很是尴尬,端着杯子就道:“来来来,为海涛老弟的东江之行能够满意尽兴,我们干一杯吧!”

    大家倒没有让董力阳为难,纷纷举起杯,就喝了这杯酒。

    放下酒杯,孙友胜又问:“曾老弟,那个二鬼子的案子判了没有,打算关他几年?”

    曾毅摇了摇头,指了指头顶的天花板,道:“说是涉外案件要慎之又慎,不允许出一丝一毫的差错,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好像案子给退了回来,要求补充证据之后再判。”

    “嘁!”

    顾迪从鼻孔里冷冷嗤了一声,心道庞东海这次真是自找不痛快,李德群都定了调的案子,他还敢拖拖拉拉,顾迪说道:“看来有人要挨大板子了!”

    孙友胜点着头,他的消息自然也是十分灵通的,这次照片事件能够迅速平息,省委组织部和省公安厅齐齐现身力挺曾毅,听说是东江一号发了火!在这种情况下,中化市竟然还有人拖着案子不判,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案子被退回来,曾毅还能坐在这里如此风轻云淡,就是因为他知道倒霉的不会是自己,实话讲,这次省里反应之大,也是出乎了曾毅的意料,按照之前的估计,曾毅认为省里能在古槐事件上给自己一个正面的说法,就已经最好的结果了。

    “要让这个案子快点判下来,我倒是有个办法!”孙友胜笑呵呵地看着曾毅,道:“顺便,还能让曾老弟倒倒苦水,出出这口闷气。”

    说完,孙友胜就看向了董力阳。

    董力阳一愣,心道这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他是个聪明人,片刻后便回过神来,明白孙友胜这是再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董力阳便道:“孙县长,你有什么办法就讲出来吧,需要我跑腿出力的,那绝不含糊。”

    孙友胜没有当众讲,而是朝董力阳招了招手。

    董力阳心领神会,过去走到孙友胜的身边,只见孙友胜附耳过来,在董力阳耳边低声交代了一番。

    话讲完,董力阳脸上就露出阴阴的笑意,朝孙友胜挑起大拇指,道:“孙县长高招,我老董算是服了,这事就交给我去办好了!”

    “来来来!”孙友胜提起杯子,道:“董总,我们两个得干一杯!”

    “必须喝!”董力阳哈哈笑着,过去提起自己的杯子,就跟孙友胜干脆地碰了一下,然后仰脖子喝净。

    孙友胜不讲,曾毅也就不问,他对孙友胜太了解了,孙友胜要是玩起阴的,很少有人能是对手,看看丰庆县那位古副县长的处境,就知道孙友胜有多厉害了!古飞渡但求能够调离丰庆,好结束自己这种痛苦的曰子,竟然也不得解脱,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罗海涛心里有点小郁闷,今天这桌酒是给自己接风的,可酒桌上的话题自己竟然一句都插不进,自己这位主角,完全成了可有可无的龙套。

    好在孙友胜对董力阳交代完之后,大家也不再提什么跟照片事件有关的话题了。罗海涛这才抓住机会,举起杯子频频出击,在座的几位各个实力非凡,曾毅把这些人聚到一起给罗海涛接风,罗海涛岂能辜负曾毅的这一番好意,自然要好好结识一番。

    等酒宴结束的时候,罗海涛就喝多了。

    让人架着罗海涛送到车上,曾毅几人也各自告辞,分道扬镳。

    孙友胜和董力阳似乎还有事情要商量,两人上了一辆车,在前面先走了。

    顾迪此时才拿出手里把玩了一个晚上的那支烟点上,站在曾毅车边吸了一口,然后看看躺在车上睡过去的罗海涛,道:“你那边忙的话,就把他扔在云海好了!”

    曾毅摆摆手,道:“还是带中化去吧,他是从家里跑出来的!”

    顾迪一愣,也就不再提留罗海涛的事了,这小子从家里跑出来的,万一罗大司令追过来,自己哪能应付得了,这种事还是交给曾毅去收拾吧。

    顾迪又往车子旁边站远了几步,手中的香烟忽明忽暗,道:“京城那边,最近听到什么消息没有?”

    曾毅摇了摇头,不明白顾迪这话从何说起,最近风平浪静,好像没什么事情发生吧。

    顾迪就压低声音,道:“听说老人家这次是真的不好了!”

    曾毅吃了一惊,不知道这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老人家的身体状态,曾毅再清楚不过了,那比去年还要好一些呢!

    不过细细一琢磨顾迪的话,曾毅就发现问题所在了,说老人家这次是真的不好了,也就是说上次是假的,曾毅就想起了去年老人家取消寿宴,最后引起的大变动,不过那次是老人家的身体真的出了状况。

    顾迪观察了曾毅半天,发现曾毅脸色连续变换,似乎是真的没有听说过这个消息,便没有再说什么。这个问题,并不是顾迪要问的,而是代顾明夫要问的,曾毅在京城颇有人脉,又有保健委的关系,顾明夫是想看能否在曾毅这里得到个求证。

    “行,那我也回去了!”顾迪潇洒扔掉手里的烟头,道:“有事电话联系!”说完,顾迪便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曾毅也转身准备上车,他的心思还在顾迪刚才那个问题上,拉开车门,曾毅就看到倒在座椅上呼呼大睡的罗海涛,他突然“啊”地一声,一下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老顾!”曾毅反应过来,立刻回身一喊,准备叫住顾迪。

    “嘎!”

    顾迪的车子就蹿出去十几米了,听到曾毅的喊声,立刻一脚刹死,然后放下车窗,疑惑地看着曾毅。

章节目录

首席御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银河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银河九天并收藏 首席御医最新章节 。